首页
>> 工作动态 >> 理论研究

周逸群在南昌起义中对党指挥枪原则 的重要探索

发布日期: 2018-07-04 信息来源:社科联 作者:彭 辉

    周逸群是我党早期卓越的军事和政治工作领导人。在其短暂的革命生涯中,周逸群是“党指挥枪”原则的积极探索者,更是“党指挥枪”原则的坚定维护者。本文在参考《南昌起义》(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7年版)、《周逸群传》(唐承德、姜之铮著,中共党史出版社2016年版)等大量成果的基础上,重点探讨周逸群在南昌起义中任第三师师长后在该师开展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实践探索及其历史贡献。

    1927年8月1日的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是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革命和创建人民军队的开始。怎样确保党对这支军队的领导,使党真正掌握自己的武装,这个问题一开始就摆在领导起义的前委面前,尤其是起义部队南下伊始,担任前卫的第十师师长蔡廷锴就率部叛逃,更使这一问题显得迫切和尖锐。然而,由于形势的紧张和经验的欠缺,使得前委并没有能及时地、很好地思考和处理这一问题。8月2日,前委会议决定周逸群以第二十军政治部主任兼任第三师师长,到9月30日从潮州突围的两个月时间里,作为一级部队主官的周逸群,却敏锐地对部队党的建设作了深入的思考和实质性的探索,面对一支新成立的部队,立即开展卓有成效的党务建设工作,给这支队伍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

    一、建立部队党的组织体系,从制度上积极探索党指挥枪的原则

    从周逸群等人南昌起义后的报告看,南昌起义后部队党的组织体系基本上沿用了国民革命军的党代表及政治部制度,前敌委员会之下各军设军委,军委之下设师委,团设支部,营连设小组。起义军南征后,在前委与革委、军部的关系上,一直没有理顺。根据李立三的报告:“到南昌时前委组织比较完善,后来革委成立都加入到革委去了……于是前委变成了革命委员会的党团。”“军部方面的组织比较好,……不过与前委的关系很坏,因为军部在组织上是独立的,就是一切政治的指导须完全通过军部,同时军委亦很弱,所以党的政治的方针很难深入到军队中的同志去。”李立三尖锐地指出“这是党的组织上一个很大的弱点”。造成这样的局面,其根本原因就是尚未建立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8月6日,周逸群在抚州正式就任第三师师长,徐特立就任师党代表。二人立即着手为建立党的组织做准备工作,召开了党的活动分子大会。18日,到达广昌的第三天,第三师召开了师党代会,选举周逸群为第三师委员会书记,陈赓、文强等人为中共第三师委员会委员。师党代会后,下属各团召开了全体党员大会设立党支部,营、连建立分支部或小组,第三师的各级党组织体系普遍建立,形成了党支部向营连基层延伸的趋势,在体制上初步建立了党领导军队的制度基础。

    第三师党组织建立后,立即积极开展工作,“故虽在行军作战之时,党务尚未停顿。”使得“二十军中以第三师党务最为发展。”值得特别指出的是,第二十军的高级军官在起义之初除周逸群外都不是共产党员,因此,第三师党委从成立开始就直接接受前敌军委的领导,师党委书记周逸群与前敌军委负责人聂荣臻保持着十分密切的联系,在领导体制上有别于第十一军、第九军和第二十军其他部队,使得前敌军委的各项决定能够在第三师得到坚决贯彻,党指挥枪的原则在周逸群的第三师得到比较好的体现。

    二、高度重视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突出从思想上加强党的建设

    周逸群十分注重做“人”的工作,从思想上加强党的建设,强化形势教育和革命信仰教育。第三师情况比较复杂,是8月2日前委会议决定成立的,下辖教导团(团长侯镜如)和第六团(团长傅维钰)。教导团大致由四部分人员组成:原二十军的部分下级军官,武汉保安总队学兵队队员,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的部分学员,“马日事变后”湖南湖北各地逃往汉口的部分农运骨干,新编入的人员占了多数。第六团是1927年7月,在黄石港把鄂城、大冶一带被解散受迫害的各地工人纠察队员、农民自卫军骨干和进步青年千余人组成的一个团,在大冶附近的石灰窑才编为贺龙第二十军第六团。后来还有不少人员在南征后编入第三师。周逸群自己回忆道:“贺之部队除有五团老兵外,敝尚有第六团纯系新兵,其官长均为被压迫来者;又教导团为新招来之学生四营,在南昌编来之补充兵二营,其官长均黄埔学生,此等新兵新官,如何能受此等苦楚?故至抚州时,教导团仅余学生八百余名,第六团亦仅余七百余名,将近损失一半。未作战,而有如此绝大损失,未免令人惊异。贺不得已,要我就师长职,并拨该两团受我指挥。”虽然从政治素质来看第三师是较好的部队,可是其中大都是未经锻炼的学生和农民,军事素质普遍不高,政治上和思想上也缺乏锻炼。要把成分如此复杂的部队短期内改造成一支革命的、坚强的、党牢固掌握的武装,难度是十分巨大的。为此,周逸群抓住思想建党这个有力武器,进行了不懈努力。

    首先是整顿部队,统一部队的思想。在抚州就任师长的当天,周逸群就向贺龙请求部队晚半天出发,抓紧利用这半天的时间,对部队进行整顿。整顿的方法之一是抓骨干,召开党的活动分子会议,请恽代英作形势报告,说明为什么起义军必须放弃南昌进行南征,以点带面,先做通骨干的工作,再通过他们影响广大战士。方法之二是鼓舞士气,请朱德为第三师教导团讲话,朱德充分肯定了教导团的战绩,勉励战士们“我们有千千万万工农群众作我们后盾,我们一定胜利的。”

    其次是不断开展革命形势教育和理想信念教育。8月17日在广昌县城一庭院内,周逸群请前委书记周恩来到三师教导团为官兵做思想动员,阐明“南昌起义的意义是用革命的武装反对反革命武装”, 讲述当前中国革命的性质、特点、途径,鼓励战士们坚定信心,不断地加强学习,不断地进步。周逸群还擅长抓住部队官兵的思想困惑,有针对性地开展形势教育。在瑞金,第三师召开党团员活动分子大会,针对战士们提出的为何不乘胜追击、为何绕道闽西去广东等问题请恽代英作报告,说明部队的转移是“缩回拳头有力一击”,解开了战士们的思想疙瘩,使不少影响部队稳定的因素消弭在萌芽状态。从长汀到上杭,周恩来、恽代英、谭平山又多次来到第三师作报告,振奋了军心,提高了战斗力。

    第三是加强纪律教育。第三师官兵组成比较复杂,有不少旧军队的习气,特别是盲动主义、流寇主义表现比较突出。南征之初,各部队都有乱拉夫、偷抢民物等败坏军纪乱象,而以第二十军为甚。第三师纪律虽然与一师、二师相比要好很多,但违纪情况也很严重。周逸群清醒认识到失掉民心就会失去百姓的拥戴,对此毫不姑息。当时一个年仅13岁的教导团战士曾奉连长命令去偷鸡,连长被撤职,战士被调到卫生队。不久部队纪律得到极大改变,军民关系得到极大改善。时任教导团特务连连长文强回忆到汀州上杭时的情景:“初到之时,当地群众和商人还惊疑不定,但见到我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即解除顾虑,亲如一家。”第三师教导团一部在潮州突围后,连夜赶了90里路到汕头,人困马乏,战士们整整一天没吃东西,在郊外发现一块红薯地,个别战士到地里挖红薯,其他战士提醒“同志,不要忘记我们的纪律!”这个同志马上扔下红薯跑回队伍。

    第四是通过宣传扩大革命影响,增强必胜信心。周逸群曾担任北伐军左翼宣传队队长,对宣传工作十分重视。第三师的政工队员显得异常活跃。南下途中,沿途召开群众大会,宣传革命政策。群众害怕“兵乱”,左藏右躲,不敢与起义军接触,每到一个新地方,周逸群安排宣传队在街上写标语、喊口号,集合起来唱歌,当群众听到歌声慢慢围拢,就乘机向群众做革命宣传,赢得群众支持。在汀州还和当地群众一起欢度中秋佳节。在第三师内部,周逸群通过组织唱革命歌曲等方式使革命宣传深入到每个战士,既丰富了军营生活,又凝聚了军心。据教导团团长侯镜如回忆,第六团在起义的头天下午,全团整整齐齐坐在大校场操场上,纵情高唱《国际歌》、《少年先锋队队歌》,“看着这些年轻战士的面容,我对完成任务更增强了信心”。

    三、积极探索党的政治工作机制,充分发挥各级党组织的核心作用和党员的先锋作用

   作为前敌军委直接联系的党组织,党的政治工作机制在第三师得到比较深入的探索,各级党组织的作用得以充分发挥,形成了一个个坚强的战斗堡垒。师党委和各级党组织都是通过选举产生,通过发扬党内民主的方式保证了党组织的凝聚力和威信。在南征过程中,周逸群多次组织召开师委会、党员大会、支部大会和党团员活动分子大会,初步形成了党委会讨论决定、党员大会和活动分子大会宣传发动、支部大会和党小组贯彻落实的政治工作机制。在瑞金,针对部队中逃亡现象不断增多、干部战士思想不稳定的情况,周逸群及时召开师党委会,专门讨论加强思想政治工作问题,并及时向前委汇报反映。之后召开党团员活动分子大会,解决干部战士的一系列思想问题。从长汀到上杭,周逸群充分利用行军、作战和宿营的间隙,召开党员大会,请周恩来、恽代英、谭平山等作报告,使得党组织的活动日常化开展,第三师的政治工作进一步加强。不仅师团一级的重大事项通过党组织会议决定,自觉维护党的政治工作原则的意识深入到了营连党的小组。第三师教导团一部在被打散后,有些人开始动摇了,这时由傅杰主持召开了党的会议,讨论队伍的情况,动员党员立即行动,应付局面,依靠党的工作,稳定了部队的情绪。

    第三师的共产党员表现也十分突出,起到了先锋模范作用。师党代表徐特立此时年已五十,是全军年纪最大的人,上级给他配了一个挑夫,他却拄着一根棍子和年轻战士一起行军,用他自己的身体力行激励大家。瑞金战斗时徐特立还在炮火纷飞中挑伙食担子,对部队触动很大,许多学生出身的军官和士兵以他为楷模,终于坚持了下来。在会昌战斗中,第三师的共产党员发挥了坚定的作用,带领这支新部队顽强战斗。第六团战斗力较弱,边打边撤,只剩下一百多人,几乎损失殆尽。为保护第三师军旗不倒,教导团接连牺牲了三名干部,其中有两名是共产党员。该团的党员占三分之一左右,可是战后统计死者大都是共产党员。危险时刻,英勇的共产党员冲锋在前、撤退在后,感染、激励、团结了普通战士,使得部队虽战斗失利,却并没有溃散。

    四、积极壮大党的队伍,为革命积蓄骨干力量

    周逸群异常重视党员发展工作,培养党的骨干力量。在瑞金休整期间,经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前委讨论通过,周逸群、谭平山介绍贺龙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党又增加了一位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和杰出的军事领导人。周逸群还多次做二十军第一师师长贺锦斋、第二师师长秦光远的思想工作,动员他们入党,虽然他们在南昌起义中没有加入党的队伍,但时隔不久,贺锦斋就入了党,秦光远也接受党的领导,积极为党做了大量工作。

    在第三师各级党组织建立后,南征途中,周逸群在战斗中发展党员,在斗争中培养干部,多次召开党的活动分子大会,壮大党的后备力量。到潮州后,全师党员数量达到500余人,占到部队的三分之一左右。陈赓、段德昌、傅维钰、杨至成、赵尔陆、卢冬生、谭甫仁、袁仲贤、张树才、周文在等一大批将领来自第三师。

    综上所述,在南昌起义中,周逸群在前委的领导下,建立了直接归前委领导的组织体系,探索了党的政治工作机制,开展了卓有成效的政治思想工作,为党培养和锻炼了大批军事政治人才。周逸群上述一系列措施,抓住了军队党务工作的要害,确保了党对第三师的绝对领导,比较深入地探索了党指挥枪的原则。

    作为一支新建制的部队,以革命学生、工农群众为主干,经过周逸群苦心改造的第三师,在革命意志、战斗精神、部队作风等方面,显著区别于同属于第二十军的第一师、第二师,为中共中央总结南昌起义经验教训提供了研究样本。周逸群在第三师的党建实践和积累的经验,无一不符合中共中央在1927年10月24日发布的第十三号通告中总结的“叶贺所余部队自身要改组变成工农革命军”,“党的作用高于一切。……必须要有党的指导,……政治指导集中于党是非常之重要。……必须有党代表的制度”方针。

    在周逸群的不懈努力下,第三师成为一支具有坚强革命意志、富有高度凝聚力的革命队伍。南昌起义失败后,第三师被打散,但是一些部队的党组织没有垮,党员骨干没有散。正是在党的坚强领导下,第三师教导团一部在三河坝与朱德部会合,第六团数百人在饶平附近与朱德部会合,为湘南起义和井冈山会师保存了宝贵的革命力量。

分享到:
下一篇:铜仁市“三真三因三定”定点帮扶机制的创新与实践